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     手机版 您好,欢迎访问时代中国网!纪监:13718281038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代网报 >

毛主席取名的她被第一个颁授“七一勋章”

时间:2021-07-17|来源:时代中国网|编辑:admin

(6月29日)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首次颁授“七一勋章” ,这是党内最高荣誉,今年86岁、有67年党龄的渡江英雄马毛姐第一个上台。

很少有人知道,马毛姐这个名字,是毛主席取的。“在得知我还没有正式的名字时,毛主席沉思了一会说,你姓马,我姓毛,就叫马毛姐,你同意吗?”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,马毛姐对此依然记忆犹新。

而更鲜为人知的是,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是毛主席1951年亲自写给马毛姐的题词,这八个字日后在全国传播开来,成了中国少年儿童教育的重要口号。

马毛姐的名字,是毛主席取的

来自安徽无为的马毛姐,1935年9月出生,1954年6月入党,是解放战争时期支前英模的杰出代表,渡江支前“一等渡江功臣”“支前模范”,闻名全国的“渡江英雄”,她还是经典电影《渡江侦察记》女游击队长刘四姐的原型。

功勋党员马毛姐坐轮椅抵达人民大会堂

马毛姐参加“七一勋章”颁授仪式

据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,其实,马毛姐一开始不叫马毛姐,她并没有名字,在家排行老三,家人和乡亲们都叫她“三姐”。1951年9月,马毛姐和无为县另一位“特等渡江英雄”车胜科受政务院(后称国务院)邀请赴北京参加国庆观礼活动,受到毛主席和其他领导的亲切接见。

同年10月4日,马毛姐被毛主席接到家里,“吃饭时,毛主席亲切地问我,家在哪里,叫什么名字,还要我讲述参加渡江战役的经过。在得知我还没有正式的名字时,毛主席沉思了一会说,你姓马,我姓毛,就叫马毛姐,你同意吗?”马毛姐回忆,就这样,她拥有了自己的名字。

饭后,马毛姐跟着毛主席在中南海散步。“毛主席对我讲,新中国建立了,一定要读书,要好好学习,要不要来北京上学?但我讲我想家,要回家。”马毛姐说。

后来,毛主席给了马毛姐一个本子、一支笔,为她做了两套衣服。本子的扉页上写着:毛姐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这八个字的题词随后迅速在全国传播开来。

“她对解放军的感情,比亲人都亲”

1935年,马毛姐出生在安徽无为马家坝村一个渔民家庭,家里共有八个兄妹,家境不好。打小,她就被抱给别人当童养媳,婆家对她非打即骂,吃尽了苦头。

“从小在长江边长大,我母亲早早就学会了划船和潜水,1949年2月左右,解放军解放了她的家乡,分给她粮食。可以说,她对解放军的感情,比亲人都亲。”马毛姐的女儿刘光林告诉记者。

1949年春天,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位于长江北岸的无为等地区。无为市党史办原主任王敏林介绍,当时在无为的大小村落里,驻扎着20万准备渡江的解放军。无为民众挑米担柴,修路挖河,征用民船,忙着各项支前工作。年仅14岁的马毛姐也参与其中,跟着哥哥去听动员会,又报名参加了渡江突击队。

图片

1949年4月,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,打响了著名的渡江战役。4月20日夜,年仅14岁的马毛姐,驾着自家的小船,冒着枪林弹雨,往返6趟,运送3批解放军战士成功登岸。

那一年的4月20日夜,渡江战役正式打响。当天晚上,马毛姐和哥哥划着船与其他3条船组成渡江突击队,载着30名解放军战士从无为县白茆洲向长江南岸进发。

但由于马毛姐年龄小,她在出发时,被解放军战士拦了下来,不让她上船。

“我会水,不怕死。我看到自家渔船改成的运输船上坐了二三十个战士,我心情十分激动。”马毛姐回忆,自己趁别人不注意,偷偷地撑着篙,一下子就跳上了渔船。

马毛姐的哥哥眼睛不好,就在船桅杆边扯帆;马毛姐则一手掌舵,一手划桨,驾船向南岸前进。船行途中,炮弹时不时落在江面上。

马毛姐回忆,船快要驶到江中心了,突然敌人的照明弹、大炮、机枪一齐向小船打来,同行的四条船被击沉掉两条。她心里想着:早一点到岸,把敌人碉堡消灭了,后头的船就平安了。她咬紧牙关,一个劲往前冲。

此时,一颗子弹击中了马毛姐的右臂,她则忍痛继续驾船前行。

约40分钟后,她驾驶的船只抵达长江南岸,成为第一批渡江成功的船只。她紧接着又返回长江北岸,对胳膊进行简单包扎后,继续运送解放军渡江。一来一回,那一晚,马毛姐兄妹俩共横渡长江6趟,运送了三船解放军到达南岸。

安徽博物院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接受了马毛姐的捐献文物6件,其中一本笔记本的第八页,记录下了马毛姐当时作为青年代表在各地作报告的演讲底稿,完整记载了她参加渡江战役的心路历程。

图片

以下为马毛姐演讲底稿内容:

大家都知道在一九四九年的时候,整个长江北岸都解放了。为了要把江南人民救出火坑来,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就在四月二十号下令给解放军,渡江把万恶的蒋匪帮消灭掉,解放全中国。

我本来是一个船户,在蒋介石统治的时候全家就是整天在劳动,还是吃不饱,穿不暖。因此我常常想,我一家人都在劳动,为什么还过这样苦的日子呢,等到解放军到了以后,看到了解放军对人民爱护,以及听了他们的讲话,我才知道我们穷的原因,完全是蒋介石匪帮剥削压迫的结果,因此我才知道解放军就是为了解救人民,才打蒋介石。现在我们是已经被解放了,还有江南千千万万的人民在火坑里没有被解放,我们一定要帮助解放军,渡江去解放江南的老百姓,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参加渡江的原因。

在毛主席下了渡江命令以后,当时情况是很紧张的,长江南岸,就是国民党的军队,做了很多碉堡把守着。天空中有飞机,江面上有兵舰联合着封锁了整个江面,不让一只船通过,真是严密的很。但是这又哪能阻挡我们解放江南人民的英勇解放军咧。

在四月二十一日晚上,在江北岸太阳洲码头,解放军要实行渡江,在未渡江之前,就动员民船载解放军渡江过去。当时有好多民船都怕危险,不敢报名。我家的船是我哥哥管的,他一样的怕,不愿意报名,我就对我哥讲,我们已经解放了,今后就要过好日子啦!但是要不把江南的国民党军队消灭掉,我们的好日子是过不长的,再有江南的老百姓,也一样希望能早一天得到解放的。我哥哥认为我说的是对的,可是就没有勇气去报名。

等到晚上,解放军又集合了很多船户,开会讲了许多为什么要渡江的道理,要大家带头报名,那时我也在会上听讲,没等讲完,我就站出来说,我们的这只船愿意参加冲锋小组,当时就得到表扬。别人看到我这样小,这时我才十五岁都不怕报名并且参加冲锋小组,于是大家也先后报了名。

开始渡江,我家的船上,坐了二十名解放军战士,当时他们说,你这个小姑娘,回去吧,在船上没有大用处,还有危险。我说我一定要去,不中大用,可以掌舵啊的。但是我哥哥和解放军到底还是把我拉下船。但在船没有离岸,我就偷偷的藏在船舱里,到离岸后,我才从船舱爬出来,解放军还说我太大胆了。在我觉得,开着船渡解放军过将去解放江南,是件顶好的事,所以我一点也不怕。

这时候,下着小雨,风浪也不真大,敌人在南岸不断放照明弹,飞机也来回的飞。等到快靠岸了,被岸上的敌人发觉了,于是步枪、机关枪、大炮都向我们船上打了来,子弹像雨点子样飞过,子弹落在我们船的边上,一下子就把江水抛到丈把高,船都震得要翻。这时外面冲锋小组四条船,已经被打翻两只了,形势很危险,解放军说,可以略停一下吧,等后面的船离我们近了再前进吧,我说停着和前进一样危险,不如赶紧靠岸,消灭了敌人,后面的船也就到了。我这个意见,当时被他们接受了,我就催哥拼命的划,我一直是坐在船艄掌着舵。

敌人的炮弹,不断的打到船的四周围,但是解放军战士们,没有等到船靠好,就有老虎样的跳到岸上,一阵手榴弹,就像打雷一般,接着就听到喊投降的声音。敌人一共有四个小碉堡,五个大碉堡,同时全被我们打下了,有少数敌人向南边跑,解放军战士跟着后面就追上去。那时我心里非常高兴!打胜仗了,一毫不觉得是在炮火中的危险。

岸上有打死的敌人和丢下的一架机关枪,我哥哥上岸把枪拾回来了,放在船上。这时我很生气说:“解放军打死了敌人得的枪,是解放军的,我们要它没有用,还是将给解放军去用,好多打死几个敌人!”他听我这样说,就很惭愧的上岸去,把枪交给了解放军。

略停了一会,我们又折回江北继续运送军队过江,当天夜里,我们来回渡了六次的十五里路宽的江面,一共有二百多人,一直渡了五天,共往返六十多次四千人,在所有的船中,以我们船装的次数最多,因此在渡江任务完成后,五月四日在太阳洲评选功臣的时候,我被评为特等渡江英雄,我哥哥被评为二等功臣。

同学们,这个功劳是毛主席的功劳,是人民解放军的功劳,要不是毛主席的领导和解放军的英勇,我是没有这样的功劳的。今天全国大陆早已完成了解放事业,正是建设我们新中国的时候,我们在毛主席的领导下,过着幸福的学习生活,而美帝国主义还想破坏我们心中国家,还想扩大细菌战,我们必须要好好的学习,以学习成绩来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!来报答毛主席的恩情。

毛姐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九日

据《中国妇女报》报道,运送完战士,马毛姐又驾船为前线运送作战物资,直到渡江战役胜利结束。马毛姐成为渡江战役中年龄最小的“支前模范”,她驾驶的船也被称为“渡江第一船”。

马毛姐的英雄事迹,是在渡江战役中无为人民英勇献身的一个缩影。据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,在渡江作战期间,无为地区共有3382名水手与人民解放军一起,冒着敌人的炮火抵达长江南岸。这些水手中,有的人负伤仍然英勇奋战,有的将生命永远献给了解放事业。

同时,在被炮火映红的江面上,还有千万万万支前船工,当时,他们大多年纪正青春。正是人民无私支持、保障,渡江战役取得伟大胜利。据统计,整场渡江战役中,1名解放军指战员身后就有10名老百姓的支援。

马毛姐女儿刘光林感慨:“包括我母亲在内的那么多老百姓,还有战士们,在枪林弹雨中负伤前行,那一代人的信仰让人感动不已。”

图片

参加工作后,马毛姐从不以功臣自居,在平凡岗位上默默为党工作,离休前是原合肥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副经理,离休后义务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300多场次。

图片

2021年6月,马毛姐前往位于合肥市包河区的渡江战役纪念馆参观。

忆及往昔,马毛姐感慨:“我们如今的幸福生活都是党和人民给的,要坚定信念,永远跟党走。”

Copyright © 2021 时代中国网 热线:010-57267055 E-mail:rdbz@163.com 京ICP备2021021224号